原来,这就是爱

IP Address: 54.224.60.122


世界很大,没有理由退缩

上坡,压低身子;急陡坡,转身、倒退⋯⋯我在一条名为“深海的空间”的路上,如人鱼般悠游于其中,转身、单煞,俐落的S 型穿越前方低头抓宝(Pokemon Go )的鱼(人)群,以优雅的姿势,闪躲沿路的重重障碍。

“很抱歉,我们没有另一个出入口,也没有斜坡。”门前的三个阶梯,终究还是将我阻挡下来,朋友与我站在店门前一阵尴尬,不想扫兴的我,深吸一口气,压抑著恐惧让服务生扛我进去。

有那么一段时间,不再想面对这样的窘境,我委婉地拒绝没有“无障碍设备”的聚会邀约。而愈来愈狭隘的人际关系,反映着台湾社会对无障碍概念的贫瘠。

世界很大,没有理由退缩

蕃薯教练是我在台东认识的飞行伞教练,也是带着我飞上天空的第一个人。当年,整个教练团一起思考:怎么让无法助跑、降落踩地的我可以飞上天。他们不断地模拟状态,设计辅具,找寻出兼顾安全与舒适的方法,带我安全飞翔。但这些研究的过程,在北部的我都无法参与,每当我丢出焦虑的疑问,蕃薯教练只是爽朗地说声:“没问题,这个交给我们。”

直到准备起飞那天,我终于到达飞行场和专业的教练团见面。他们让我坐上飞行伞专用坐垫。当我焦虑著该怎么助跑起飞时,教练们站在我的左右两边,开始为我解说起飞降落的流程。蕃薯教练为我介绍了今天担任我左右脚的两位教练,因为我的双脚无法使力奔跑,于是由他们来担任我的双脚,拉起左右边的坐垫。教练们告诉我:“不用担心,我们会帮你助跑;等一下要降落时,我们会在降落场等你;最后踩地时,我们会当你的双脚。”

接着,他们专注地看着前方,直到起飞场扬起了一阵南风,“跑!”原本宁静的起飞场在蕃薯教练这一声令下,开始动了起来,前面的景象如快转般移动、变化,上一刻我被抬起,眼前只有教练剧烈摇晃的背影,以及充满士气的喊叫声:“跑、跑、跑、跑⋯⋯好!”突然间被抛入一片蔚蓝空间,世界宁静了下来,在还来不及搞清楚情况的当下,我起飞了,像只鸟一样。

飞翔原来可以这么简单!像只鸟一般的飞翔后,心也被这片天空征服了。蕃薯教练说:“世界是宽广的,属于任何人的,你必须主动走向它。”之前,因环境被拒绝是简单的;害怕被拒绝而放弃出门,更是轻如鸿毛的决定。现在,即使被拒绝,我也不轻易退缩。

爱是体贴的理解差异

隔年,蕃薯教练正在翻修他们的房子。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再到台东,而他们也不让我看到任何装修的照片,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。直到新居落成,我到台东去祝贺蕃薯教练,就在车子缓缓开往蕃薯教练家,映入眼帘的是让我又激动又惊讶的画面──就在蕃薯教练家门前,有一个无障碍斜坡,和缓地延伸到家门;而屋里有一个房间设计成无障碍房,没有门槛的房内,有着轮椅可进出的厕所。

蕃薯嫂站在门前笑着说:“这里就是你的家,随时都欢迎你回家。”左右邻居们这才恍然大悟地明白,原来这无障碍斜坡,是因为轮椅的需要。而对于我这个没有血缘的家人,却深刻感受到蕃薯教练一家给我满满的爱。

在这之后,飞行伞教练们纷纷在自己的工作场域设置无障碍。路西法教练的居酒屋开幕,我见到了无障碍厕所,与门前的斜坡。蒋哥的音乐PUB,有着宽敞的空间与无障碍厕所,有许多轮椅使用者会来这里听音乐或者开庆生会。

台东想飞教练团,因为一次飞行结下深刻的缘分;也因为相互理解,而改变了环境;更因为如同家人般,使我深刻感受到:爱的给予是存在对方的需求上,不刻意也不委屈。爱,不是因为我的不同而需要被特别处理、隔离对待。爱,是让我的不同能与他人息息相关,能与世界紧紧相扣。

作者:余秀芷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