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值得过的人生:不是反思出来的问题,是僵尸问题

欢迎您,来自IP地址为:54.144.57.183的朋友

付款前,可以输入宝贝名称查一查有没有优惠券可以用哦!


不要仅仅成为思想家的演绎者,更要努力成为思想家

哲学的天地很大,而在哲学天地里,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。

哲学是低门槛的学问,这学问最重要的门槛便是你能勇敢的、诚实的自己反省与思考,而这是“学问是为己之学”的重要内涵。在每一次笔记中,都勉强自己用自己的笔写自己的话,在每一次报告中,无论大小报告,都努力提出自己的看法,无论小意见或大理论。

一旦反省与思考成为你的习惯,你基本上就跨过哲学门槛了。那些出自于你自己的问题,通常就是哲学问题,而通常那就是最重要的哲学问题,例如:我是谁?什么是善恶?我可以知道什么?什么是生命与死亡?上帝存在吗?死亡之后还有来生吗?为什么要有政府与法律?真理是什么?道是什么?思想的原则是什么?……等等。这些问题其实也同时是伟大的哲学家关心的问题,而当你透过自己的自我反省与思考,问出这些问题的时候,也就是你成为哲学家的时候,也只有在那时候你才能真正和孔子、苏格拉底、康德、维根斯坦等哲学家一起讨论哲学。事实上,通常你就能和孔子、苏格拉底、康德、维根斯坦等哲学家一起讨论真正的哲学。

重点不是你和过往的哲学家提出相同的哲学问题,而是它们是你经过反思之后所产生的。你的自我深度思考不仅产生哲学问题,更重要的是它也产生对这些哲学问题的“带着你特有味道”的观点。哲学问题反映出人类的共有处境、人间的共有境遇、人性的共同条件,因此,只要是人,深刻反思后都会提出大体相同的问题。哲学问题是你和其他哲学家交会的平台,你对这个交会平台所能作出的特有贡献,也就是你所能作出的唯一贡献,也是那无可取代的贡献,就是你在反省与思考这些问题时,同时酝酿出来的那些特有观点与独家角度。

没有反身的思考,哲学问题是僵尸问题,没有生命。

根据相同的道理,读经典时,要想像仿佛哲人就在你身边。读论语时,我常想孔子到底关心什么问题,然后和孔子一起想那些问题,仿佛他就在身旁与我讨论。我主要不是诠释孔子如何说、如何想,而是和他一起想问题、一起讨论问题。因此,有时我不同意他,有时我受他指正,有时我们一起走得更远些。读柏拉图也是如此。读哲学家的原创性作品时,我都如此期许自我。把大哲学家当作学习的伙伴,而不是思想的权威者。

这些看法不仅适用於哲学,我认为在其他领域也成立。我们的社会思想之所以不能大步向前,我认为,主要是因为我们问不出新的问题,提不出新的假说、新的想法,我们的学术形态是大多属于“诠释型的思想”或“演绎型的学术”,陷溺在诠释别人的工作上,在意的是相互比较谁的诠释比较正确、比较创新,或是将自己定位为学术下游工厂,在意的是谁的演绎规模大、运用范围广。

你上大学,过去的、既有的理论自然要参考,但是它们是你创新的基础、注脚与助力。不要仅仅成为哲学家的诠释者,更要努力成为哲学家,或者,不要仅仅成为思想家的演绎者,更要努力成为思想家。

──节录自《最值得过的人生:哲学爸爸给女儿的大学礼物》/ 平安文化

【作者简介】

林从一,爱荷华大学哲学博士,政治大学哲学系教授,两个孩子的老爸,专长除了心灵哲学和语言哲学之外,就是思考如何活出更好的人生。曾经主持教育部通识教育中程纲要计划,创立台北医学大学人文暨社会科学院,现在主持教育部大学学习生态系统创新计划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