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管多寂寞,我依然放送欢笑

欢迎您,来自IP地址为:54.144.57.183的朋友

付款前,可以输入宝贝名称查一查有没有优惠券可以用哦!


不管有多么悲伤,喜剧演员就是要以使人欢笑为职志活下去。我就是这样活过来的,我相信这是生者的使命

越是上了年纪,身边的人一一离开了,真的很寂寞——年轻时就常听到别人这么说。实际上,当我的好友一一辞世,我还是想着:“的确很寂寞,但是我还有……”而清哥哥一死,我才真的感到,啊,真的就像人家说的那样寂寞啊。哥哥和清哥哥,姊姊和昌也,名古屋与池内,大家都还想继续工作吧,我要连同他们的份,更加长命百岁地活下去并工作到老……其实我并不这样想。他们都是不会留给活着的人这种想法的大人物。

与其说我们是同世代的人,倒不如说我们是气味相投的一群人。不知不觉之间,大家一个接一个走了。能感受到其中的寂寥,说不定这正是上了年纪的证明。这种感觉就像孩童时期大家很开心一起玩耍,明明还想再多玩一下,朦胧的夜幕却悄悄逼近,广大的公园里只剩下自己一人,而不知该如何是好。这种寂寞的感觉,也很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填充空洞洞的心。

我听闻清哥哥的死讯时,脑中想起华兹华斯(Wordsworth)的诗。娜塔莉.伍德(Natalie Wood)与华伦.比提(Warren Beatty),饰演一对明明眼前有着美好的未来,最后却分道扬镳的一对恋人,由伊力.卡山(Elia Kazan)执导的电影《天涯何处无芳草》的片尾,出现了这首诗。那时是还没有DVD或录影带的年代,我为了要背下这首诗,曾花了一整天坐在电影院里,重看这部电影好几次,回到家后再赶快笔记下来。但当时还年轻的我,其实还不能完全理解这首诗的意境。

我在纽约时的接待人,也就是我的美国妈妈佛罗伦丝,他丈夫哈洛罗姆是伊力.卡山的好友,因此我有好几次在晚餐桌上见过他。一九五〇年代初麦卡锡的红色恐慌时期,由于卡山曾经是共产党员,被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盯上,他便出卖好友以自保。佛罗伦丝说,不晓得为什么像他这么有才华的导演,竟会做出这种事。我看到的卡山总是很寡言,似乎是为过去出卖好友感到羞耻,不管何时都是一副缩著肩膀的模样。卡山在红色恐慌之后,拍出了《天伦梦觉》、《岸上风云》、《天涯何处无芳草》等电影。

我家里还留着当时我记下《天涯何处无芳草》中那首诗的笔记。

草原的光辉 繁花盛开的时刻
谁也无法挽回
无须叹息
这时光的流逝
应从其中找寻那神秘的力量

搭上那班京都的夜行列车,第一次遇见清哥哥时,他给人的感觉就像青青的草原一样,笼罩在耀眼的光辉里,唰唰地吹过一阵舒服地风,花朵盛开飘散清香,让现场呈现一片灿烂(唰唰这词,令人想起清哥哥有名的生发剂广告)。

但是,我并不想再度重现那道光辉。这便是诗句“无须叹息”,叹息也没有用处。只是我想,我在演喜剧时,那些能够感同身受我现在所体会到的寂寞的观众,也都能理解人生中的各种事情,都能做到“从其中找寻那神秘的力量”这件事,因此接下来能表现得更好也说不定。我这么希望着。接下来,不管有多么悲伤,喜剧演员就是要以使人欢笑为职志活下去。我就是这样活过来的,我相信这是生者的使命。

今年,我也再度拉开喜剧的帘幕。首演那天,帘幕拉起站上舞台的瞬间,我感到十分害怕。我想,没有比这更孤独的感觉了。那时,我祈祷:“若有艺术之神,请把力量借给我吧!”接着,想像我喜欢的人们,理解我的那些人正坐在观众席上。到目前为止我列出的那些人名,我在演艺圈的家人、中村八大与坂本九、森繁久弥与森光子还有百老汇的玛丽塔赛老师,其他前辈、朋友们,虽然不能一一列举,祈祷他们都“坐在观众席上,欣赏我的演出”后,我站上舞台。◇

作者简介

黑柳彻子,日本著名作家、女演员、电视节目主持人、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,岩崎知弘 美术馆馆长。出生于东京都,曾就读巴氏学园、英国教会学校香兰女子学校、东京音 乐大学声乐系。进入NHK广播剧团,成为电视台首席女演员,又进入文学座研究所、 纽约梅利泰莎戏剧学院进修,参与众多舞台剧表演。

其自传故事《窗边的小豆豆》 是日本二次大战后最畅销书籍,被译成35国语言。她 主持的“彻子的房间”,至今开播满40年 。63年来她从未离开过萤光幕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